80后女大学生照顾重病父亲推迟婚期 用嘴吸痰(图

2017-10-09来源:ag亚游官网

刘嫄用棉签给父亲清洁牙齿时,做出张口的示范。记者 李少文 摄

旧有百善孝为先说法。湖北有个以孝立城的市,叫孝感。孝感所辖应城市杨河镇最近流传着一个孝女的故事,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叫刘嫄的80后女大学生。

在应城市杨河镇杨河学区家属院内,有一盏灯彻夜不熄,睡在灯下的,除了因突发脑溢血而变成植物人的刘一龙老师,还有她的大女儿刘嫄。

父亲突然病重后,刘嫄辞掉工作,喂药、擦澡、按摩、为父亲吸痰,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的29岁的她,为照顾父亲,两度推迟婚期,将自己的床就放在父亲病床旁。

用嘴为父亲吸痰

“爸爸,我给你擦擦,擦完就舒服了。”晚上九点,刘嫄边给父亲擦脸边对着父亲喃喃自语,像对待一个初生的婴儿,“我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,或者懂不懂,但只要我一说话,爸爸的情绪就好很多,也会配合自己。”刘嫄边忙边和记者说话。

此时的杨河镇已安然沉睡在黑夜里,记者赶到刘家时,镇上的灯光已寥寥。

从头部、胳膊、胸部、双腿到双脚,刘嫄边擦边按摩,见水冷了,她赶紧去换新的温水,病房里则开着电热扇。突然一声“哄”响,原来是刘父喉咙里有了痰,“听声音就知道有痰了。”刘嫄并不着急将吸痰器打开,直到觉得父亲呼吸有了困难才从床头拿来吸管,插进刘父被切开的气管里,按下开关按钮,来回3、4次才将痰吸净,刘父的表情则痛苦异常。

“每次吸痰他都很痛苦,只要不是堵得很厉害一般不会吸痰。”刘嫄说,现在每天吸痰两三次就差不多了。在一旁的杨河中学涂兴民老师则告诉记者,去年冬天有两个月镇上停电了,都是刘嫄用嘴含着吸管将痰吸出来,“那个时候痰多,一天要吸好多次。”

吸完痰,刘嫄帮父亲掖好被子,便蹲在床边,用手将尿液袋里的尿液挤到痰盂中,拿去倒掉后,刘嫄才得了空坐下来,继续给父亲按摩,“平常这个点我都坐在这里和父亲说话,差不多十二点睡觉。”刘嫄说,屋里的电灯彻夜不熄,方便自己半夜下床照看父亲。

家里的天塌了

2010年7月8日,杨河初级中学57岁的数学老师刘一龙突发脑溢血,被送往应城市人民医院时已经不省人事,“接到通知时我突然觉得,像是天塌下来了。”刘嫄说,父亲突然变成了医生口中说的植物人,这听起来像是幻觉。

然而父亲却实实在在的躺在了ICU(重症加强护理病房)中,在医院的前半个月里,刘嫄在八月天里一个澡都没洗过,“在走廊里睡了半个月,每天去垃圾桶里翻看父亲用了哪些药,每天都在筹钱。”而那个时候最让刘嫄崩溃的,是每天接到的病危通知书。

主治医生告诉刘嫄一家人,父亲的病治愈的希望渺茫。刘嫄说,病房中不少患上这种病的人都被家人弃之不顾,不到两天人就去世了,我觉得很心酸,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该放弃。

据刘母透露,刘父的手术及各项费用加起来花了二十多万,现在家里欠外债近15万,杨河中学的邓运华老师告诉记者,学校曾为刘老师募集捐款1.7万元。“刘嫄几年存下来的近3万元人民币也都拿出来给父亲治病了。”一旁的涂老师感叹道,即使这样,她现在给父亲买的也是最好的药。

刘嫄说,直到看到父亲躺在了床上,她才突然觉得,家里的“天”真的塌了,而这塌下来的“天”,她得顶着。

精彩资讯

Copyright 2009-2015 ynlmby.com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主页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